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新闻>正文

环球华报 | 加拿大去WTO状告美国 究竟为何?

来源:环球华报 2018-01-12 08:51:31

加拿大就美国“违反国际贸易规则”向WTO发起对美国的、范围广泛的申诉,其申诉书于1月10日正式发布。


申诉早已提交


其实这是一条“迟到的新闻”:加拿大早在去年12月20日就已向WTO提交了申述书,1月10日申述书的被公布,则表明这起不同寻常的申诉,业已正式进入了“协商调解”的第一个流程。


据CBC和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此次加拿大提交的申诉长达32页,涉及包括贸易公平和贸易保护主义的范围广泛的内容,世界跨度上至1996年,下至2017年,覆盖面则如咨询北美贸易问题的里多波托马克战略集团(Rideau Potomac Strategy Group)总裁米勒(Eric Miller)所言,是“空前”的。


在申诉书中,加拿大指责美国“通过不正确的计算方式统计国际贸易间的利益关系,限制贸易伙伴通过向仲裁体系提供证据来保护自己,任意剪裁信息以期对自己有利”。甚至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6名成员本身意见发生分歧,也会自动导致针对加拿大的贸易调查。


申诉直接指向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国际贸易原则问题:在申述书中加拿大指责美国特朗普政府“采取了系统性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并指出,美国商务部2017年一年就发起了80多项反倾销、反补贴“双反”调查,同比增长46%,这些调查虽然通常由私营公司出面投诉,但最终可能导致美国官方对被投诉方的相关产品征收非常严厉的惩罚性关税。


“为何状告本官”


加拿大此次发起WTO申诉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正如加拿大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所言,这是对以软木为代表的、遭受美国“不公平贸易对待”的加拿大产业“系统性保护性诉讼的一个组成部分”。


去年4月20日,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发表讲话,抨击“北美自贸协定NAFTA是灾难,加拿大乳制品政策对美国奶农是侮辱”,威胁对加拿大乳制品产业实施“双反”。


去年4月24日,美国政府挑起美加软木战,批准对自加拿大进口的软木征收20%的关税(原标准为3%),而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大的软木出口国,其产品占全球总量的18.7%,由于国内地广人稀,需求量不大,其林业产业严重依赖国外、尤其是美国市场,其销往美国的软木占总出口量的54%。早在2001年,加美软木协定谈判破裂,美国向加拿大征收19.31%的反补贴税,并最终导致27%的实际合并税。这一措施直接导致加拿大软木业遭受重创,众多小企业破产,几个月内有1.5万行业工人失业。原本,2006年加美达成为期10年的《加美软木贸易协定》,但这份协定2015年到期,迄今续约问题一直在扯皮。美国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做法,无疑严重损害了加拿大的根本经济利益。


去年9月26日,美国政府商务部以“接受政府补贴”为由,宣布对加拿大庞巴迪公司的C系列民用飞机征收22%的反倾销税,而“举报”者正是庞巴迪的竞争对手美国波音公司。此事被加方称作“第二次软木事件”。


新年伊始,美国商务部又宣布了一系列新的、针对加拿大的“贸易不公平”调查结果,其中一项针对加拿大又一个重要经济产业部门——新闻纸产业。


至于NAFTA,原本早在1994年就已经缔结,是一项有效运行23年之久“成约”,特朗普上台后却一再宣称要“重启”甚至退出,最终迫使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在去年8月16日重启。在重启谈判中特朗普态度反复,要价不断加码,第四轮谈判前升级为包括将汽车原产地认证的标准由原先的62.5%车辆部件来自北美,提升到85%来自北美,至少50%来自美国,除此之外,美国还提出彻底废除仲裁机制,引入每五年必须重新一致认可否则协议自动废除的“落日条款”,改变知识产权条款,并为季节性产品引入新的保护措施,等等。


很显然,倘若同意这些要求,NAFTA即便延续也名存实亡,美国不但成为独享特权的特殊成员,而且可以5年一期、想退出就退出,而加拿大和墨西哥则连申诉的权利都不复存在。


早在美国于NAFTA谈判中提出“落日条款”后加拿大多家智库就指出,加方别无选择,只能通过WTO申诉机制进行反击,从而令特朗普“取消NAFTA申诉程序”的努力付诸东流。而在软木领域,加拿大自去年11月就已展开单项申诉。



新的战场?


此次发起的申诉范围广泛,且针对美国的指责是“广谱”的,不仅涉及美加贸易关系,目的是争取各国共鸣。庞巴迪事件中由于空客的介入,已构成“空客对波音、加拿大和欧洲伙伴对美国”的对垒态势,很显然,加方希望这种态势在更多领域出现。


这也意味着加拿大联邦外交部、国际贸易部“合纵”,即尽可能联合众多贸易伙伴,在国际多边机制下对抗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主张,至少暂时压倒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连横”,即利用自己和特朗普、加拿大和美国特殊关系,谋求与美国“私了”,以期让美国对加拿大较墨西哥等其它国家“特殊关照”主张,这显然是由于特朗普一再表现出的“不可信任”、“不守契约”,让更多加拿大人不敢相信杜鲁多真能和美国达成怎样优厚的“私了”条件,或特朗普会遵守契约。


美国贸易代表莱泽吉尔(Robert Lighthizer)称,加拿大此次申诉是“毫无根据的、只能降低美国对加拿大致力于互利贸易的信心”,指责加拿大的做法“对美国贸易政策进行了广泛而不恰当的攻击”。


众所周知,特朗普及其团队特别忌惮和排斥“多国框架”,更对多国框架下的仲裁机制避之惟恐不及,正因如此,僵持不下的NAFTA重启谈判,才会因美国执意取消NAFTA框架内的仲裁机制而陷入僵局。去年第四轮NAFTA重启谈判陷入僵局时,就有许多分析家指出,加拿大(当然,还有墨西哥)或可另辟蹊径,选择在WTO框架下的申诉机制去制衡美国的单边主义倾向。如今加拿大果真迈出了这一步,从美方的激烈反应可知这一步的确恰中肯綮——除非退出,美国无法如在NAFTA机制内那样直接对多边申诉机制发难,而即便特朗普这样不按牌理出牌的美国总统,恐怕也很在中期选举年,难打出退出WTO这样一张牌来。


按照WTO规则,加拿大发起申诉后,将自申诉日起进入60天磋商阶段,届时无果则交由WTO专家组裁决。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称美国有信心赢得裁决。


对此加拿大环球新闻评论称,不论成败,加拿大此举可能会成为全球各国对美一系列类似行为的开始。


免责申明

本站刊载的文章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华人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不代表同意原文章作者的观点和立场。部分内容经网络转载,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邮箱:hrtt@52hrtt.com),以便及时删除。

网友评论   请使用文明用语 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友情链接